安徽皖能股份

大量产能不断释放,煤炭市场萎缩看不到头

发布日期:2014-06-26 浏览次数:1643

  

    在非洲大草原可怕的旱季,羚羊、斑马为抢一口水喝惨遭鳄鱼吞噬。煤炭行业的“旱季”仍在持续,一些企业停产,下一轮“黄金期”何时来临?
  今年以来,山西五大集团吨煤综合平均售价同比下跌超过100元,跌幅超过20%。从2012年开始煤价“见顶下行”,至今颓势难挽。
  中煤西沙河煤业公司副总经理曹满说,“这轮下跌与1998年那轮煤价下跌不同。那时候企业也困难,但经济整体上处于高速发展期,总需求没有变。这次不同,经济处于换档期,需求下降,但大量产能仍在不断释放。”
  孝义市煤炭局副局长宋长宏认为,前几年,不合理的需求推着煤价疯狂上涨,一年翻两番。这不正常,不符合市场规律。这样的发展不可持续。
  “目前的市场萎缩看不到头。”多数接受采访的基层煤炭界人士都这样认为。靠高能耗、高消耗的发展模式造就的煤炭“黄金期”不会再现。
  “企业对于进口煤的冲击正在适应,近期国内煤价已经对进口煤形成倒逼。”山西一名大型煤矿企业的销售人员告诉记者。
  两三亿吨进口煤产生的“鲇鱼效应”,激活了市场竞争。经过两年多的竞争,煤炭市场几大趋势渐现。一是煤炭巨头神华集团一枝独秀的趋势更加突出,其煤炭价格已成风向标,国内煤价随之“一升俱升,一降俱降”;二是处于第二“方阵”的地方国有企业苦苦支撑,寻求转型;三是一些中小企业难以为继,停产、放假;四是进口煤增加成常态,或成为我国煤炭产业向国外转移的开始。
  山西省煤炭工业协会理事长王守祯认为,煤炭降价刺激不了消费。这个阶段是减少库存或产能的时期,也是企业大吃小、优吃弱的并购重组时期,结局是淘汰并购重组一批,形成寡头一批。
  市场这只“无形之手”正在煤炭行业产生优胜劣汰的效应。市场面前,人人平等。“社会负担重、历史包袱多”已不能当作理由。
  山西阳煤集团总经理裴西平说,煤炭行业的恶性竞争才刚刚开始,产业转型升级是生存的前提和保障。企业必须走现代化建设之路。
  目前,国内十多个大型煤炭基地逐步成型,中央、地方国有企业成为煤炭行业主力军。要应对激烈的竞争,企业必须实施深层次改革,逐步建立现代化生产、营销和管理体系。
  同时,政府“有形之手”要做好该做的事。有的地方各类不合理费用和中间环节收费较重,有的地方依然延续着计划经济时期统一经销的模式,企业负担沉重。山西一个市称:“取消政府在煤炭中间环节的收益,预计全年可为煤企减负6亿元”。
  政府必须利用“有形之手”建立合理的“游戏规则”,加快清费立税等措施,真正减少企业负担,建立全国统一的销售市场。只有去掉束缚市场主体活力的“绳子”,让企业在合理竞争中强身健体,煤炭行业才能迎来真正的“黄金期”。 (来源:中华工商时报)

 

返回顶部